大大新闻

汇聚最前沿的资讯 掌握第一手资源

湖南卫视深度调研大大买钢董事长傅胜龙

2017-05-25 16:37:27|作者:大大买钢|来源:大大买钢

我们企业家要去掉“我”字头上那一撇,变“我”为“找”,找到自我价值,找到员工价值,找到合作价值。


4月6日下午,湖南卫视《新闻联播》栏目组来到大汉金桥国际市场集群,为大汉集团董事长、大大买钢董事长傅胜龙做专题采访。在访谈中,傅总谈了互联网,谈了企业转型和企业管理以及传统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也谈到了人生价值观。这个访谈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一个优秀企业家的战略眼光和博大情怀。今特将访谈录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记者:现在很多人都在谈转型,谈互联网,前几天湖南还举办了移动互联网岳麓峰会。对此,您怎么看?


傅总:互联网是大势所趋,大汉集团应该做的就是顺势而为。“势”是什么?看准互联网+所带来的挑战与机会,是企业家首先要把握的本能。转型的方式有多种,一种是靠自我完成转型,一种是重新找到一个对手来进行转型。我们是选择第二种方式。比如,虽然现在大汉物流现在是盈利的,但是,就是要在盈利的情况下去实现转型。我们重新成立一家完全互联网模式的企业“大大买钢”,来跟我们原有企业竞争,自己跟自己拼杀,这样,我觉得成功的把握比较大。


记者:其实这是用一种模式去颠覆另一种模式,也就是要自己打败自己。


傅总:自己不打败自己,就会被别人打败。互联网最大的特征就是“快”,迟疑就没有机会,只有战胜自我,强大自我,才能立足于社会。


记者:您在大大买钢扮演一个什么角色?


傅总:我是大大买钢的策划者,也是一个架构师,是一个产品经理。因为我从事钢铁物流27年,对它的脉络、关键点太熟悉了,这是做钢铁物流最宝贵的。但是我要想重新推行这个业务,就必须打破原有的商业模式,打破原有的既得利益分配,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角色的把握是:第一,一定是事业的推动者;第二,是整个商业逻辑的见证者和实践者,我必须在技术上去把控,所以我提出了合伙人模式。如果我们的平台能够帮助许许多多的创新创业的人,让那些没什么资本、没什么经历的创业者都能够成长起来,提供他们成长需要的各种条件,让他们成为企业家,那就你就很优秀了。


记者:您当时是看到这个行业或者说是许多行业迟早是会被互联网颠覆的,所以当时您做出决定,与其被互联网颠覆,还不如自己主动运用互联网去颠覆它?



傅总:未来的企业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成为互联网平台企业;一种是在这个平台上运行的互联网企业。因为互联网化肯定是未来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大汉金桥国际选择了做平台型企业,因为我们有多年的积累,这个积累包括资本的积累,包括经验、资源等各方面的积累,也包括之前我们已经实行的合伙人制,如何让一个普通的人成为一个企业家,帮许许多多的创业者成就他们的事业。

记者: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您在做的,就是用现在的自己去打败过去的自己?


傅总:应该说是用过去的“我”来成就现在的一个互联网平台,然后再来成就许许多多的明天的“我”,也就是希望创业者都能在我的这个平台上,因为获得平台的支持而成长起来,成就像我一样的事业,而不是去打败过去的我。


记者:像您今天讲的,希望许多人都成为合作伙伴的关系,大大买钢最终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模式?


傅总:在3年前我提出大汉物流未来的模式,一定是一个合伙人模式。这种模式就是,在每一个区域里面,有一个业务骨干来成为我们的合伙人,这个合伙人其实是一个工作体、服务体,同时也是一个收益体、分配体。当然,这个合伙人不一定是一个人,有可能是两个人、三个人的团体,这个合伙人共享我们平台的所有资源,当然也为这个平台去创造品牌价值。未来,我们企业家要去掉“我”字头上那一撇,变“我”为“找”,找到自我价值,找到员工价值,找到合作价值。


我估计应该再过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大大买钢的业绩就会超越大汉物流,可能大汉物流20多年的业绩还赶不上大大买钢3年的业绩。更重要的是,大大买钢所形成的文化、商业逻辑,完全是颠覆了传统。传统模式里,利益都是按资本量来实行利益分配,而未来我们做的平台的利益分配是按“人本”来分配的,也就是按个人的贡献大小来分配利益。


记者:我今天看到您这么忙,各种会议、汇报、审批,许多事情都要您亲自处理,那么在您的未来的设想中,通过互联网转型,当我们有了许多搭档,从管理上有什么变化?



傅总:我们现在是一个制造机器、制造产品的时候,未来,机器造成之后,就是成就他们的时候了,那就简单多了,所以现在这个时候是最忙的时候,也是最难的时候,巨大的挑战摆在这,同时巨大的机会也在这。每个人都有一定的向往,也有一定的担心,我既要成为他们最大的精神支持者,也要成为他们最大的实践者。现在,我要为每一个产品的制造,甚至制造的费用去操心,去管理。


过去我们更多的是强调层层发动,现在更强调内在的驱动。其实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就是制度的创新能力,而制度的创新能力最核心的就是对于业务、业绩、财务、绩效等一体化制度的设计,我们在互联网公司中,把握一个本质,就是怎么样把业务直接转化成财务模式,把财务模式直接转化为绩效模式,也就是HR,这样,通过这种非常精准的业务、财务、绩效一体化,它能够很好的驱动人的内在动力,因为,第一,安全、可靠,他们觉得这个讲诚信;第二,他受到了尊重;第三,他奔的这个目标可预期。所以,在最本质的制度设计这块,我们是做得比较好的,而且利用互联网工具,直截了当,简单易行。当然,我们在做这种一体化驱动的同时,也很注重企业文化建设。企业文化就像春风化雨一样,能激发每个人内在的潜力。比如,过去我们的企业就像是火车,全靠火车头带着跑,而现在就像是动车,每一个车厢都有动力,一起驱动列车前进。


记者:您是一个从草根成长起来的企业家,身上有着传统企业家的道德、家庭等价值观,比如对员工的严格要求,您现在还会坚持吗?


傅总:我们大汉有三条高压线(黄赌毒),其实这些都是表象,我们只希望员工都能够追求一个伟大的目标,这个伟大的目标就是实实在在的通过为别人的服务来产生自己的社会价值。这个心愿肯定是不能动摇的,至于说过去的管理方式与未来的管理方式,肯定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比如说,过去员工的严格考勤,以后可能就不会实施了,因为他是合伙人,有可能就在家里办公;另外,合伙人你也不可能随便开除,但是,我们也会制定一些规则,文化标准,通过学习来提高认识,加强自律。


这个社会最重要的是信任,这是最基本的。所以,大汉提出了 “四信” 的团队精神,即“信念、信心、信任、信用”。人的价值是信用,你要创造更大的信用价值,你就必须给人更多的信任感,而信任来自于信念和信心,所以,此心光明,就无需遮掩,所以主动接受监管也可以减少成本。


记者:我听人说,您管自己叫“傅三保”,这个怎么说?


傅总:其实这也是一个管理模式的颠覆。过去,我是管理者、领导者。未来,我希望能够温暖大家,通过温暖驱动大家往前走。”三保”就是保安、保洁、保姆。保安就是让大家工作放心,保洁就是给大家提供一个很好的工作环境,这个环境包括物理的环境和精神的环境;保姆就是从人文、人本的角度出发,关心每个人的衣食住行,以良好的服务让我们的员工和我们的入驻企业都能安心在这工作,所以我觉得我这个“傅三保”是很有价值的。我也希望我的员工和我一起做好三保工作。


记者:听说您很喜欢跟做互联网的年轻人在一起?


傅总:跟年轻人在一起会更年轻。其实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学习。互联网带给我们太多的学习机会,对于移动互联网这帮年轻人,应该是这个时代的佼佼者,是最有前沿知识的一批人,所以主动跟他们在一起,既可获得学习的机会,也可获得很多的资源,只有大家理念一致,价值观一致,而且资源一致的时候,才能够真正实现同频共振,才能产生能量,才能做成事情。


记者:我在前两天的移动互联网岳麓峰会上听您豪气地说,要拿出一块地来建湖湘学院,您这是一时激动还是早有想法?



傅总:这个我是早就有这个想法,也跟他们表了这个态。因为我们现在最欠缺的就是这块,互联网知识的缺乏,特别是对互联网思维的构建、互联网大师(人才)、培训场所的缺乏,如果能够办这么个学校,那么对湖南的发展会很有价值,甚至对区域的发展都很有价值。其实,看起来我们是捐了这块地,但是,它也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资源汇聚,特别是人力资源的汇聚,这样,能够更快的驱动我们区域性的发展。所以,这个捐助是很有价值的。


记者:当时您在论坛上提出捐助时,赢得了全场最热烈的掌声,说明大家对您这一善举特别欢迎,您看到后是什么样的心情?


傅总:当然高兴,说明大家都很期盼建这么个学校,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我现在已经在筹划怎么把这个事落地。


记者:对于家豪书记提出的“北有中关村,南有马栏山”口号,您是怎么看的?您觉得应该怎样去把握这个机会?


傅总:家毫书记提出这个口号是很有战略高度的,他就是希望我们湖南也能建设这么一个互联网IT人才高地。湖南这一块还比较落后,他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概念,在全国构建这么一个优势,通过这个高地的建设能吸纳更多的人才到湖南来发展,来打造湖南的区位优势。这是非常具有战略眼光的。


我记得家毫书记在今年的人大会议上还讲过一句话,也就是朗诵了雷锋日记的一段话:“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这句话其实也是我的座右铭。今年元月1日,我带领公司管理团队去雷锋纪念馆参观学习,我当时也背诵了这段话勉励大家。这件事说明,无论省委书记也好,企业家也好,大家都在想着一个事,就是这个时代它到底需要什么?我觉得这个时代最需要的就是为人民服务。省委书记和我这个企业家同时想到“为人民服务”,这种思维,它代表着政府和企业家的共同思维趋向。


我们做企业,肯定要顺势而为,不能逆势而为。那么顺势是顺什么势?这个势就是互联网+,所有的行业都在做互联网,都在转化。过去的互联网技术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落后,哪怕就是淘宝、京东,它仅仅只是一个交易工具,它并不代表一个新兴的产业出来。因为比如说买一个杯子,在线下买要200块钱,而在淘宝上只要100块,这实际上是对商业一种伤害,因为本来卖200的东西你只卖100,你卖这么便宜,要么是减少了流通环节的收益,要么是在生产上偷工减料降低品质。我们真正的新的商业生态应该不是把价格降下来,而是要提高,这是因为针对这个杯子,我们要研究还有什么不足,我们要不断的开发,根据消费者的需要,不断弥补不足,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做定制化,所以这个杯子可能就要300或者400块钱。这就是线上和线下完全一体化。通过互联网来不断的开发消费者的需求,这才是一种新的互联网经济。因此我们把这个称为产品定制,从C端到F端的定制。我认为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势”,就是要用互联网+,我们做企业一定要具有互联网思维。第二个“势”我认为是我国的中产阶级。我国有近2亿的中产阶级正在迅速崛起,他们的崛起会带来一个消费的升级,他们不再满足于温饱,而是追求商品在物质和精神层面能同时得到满足的附加价值。这种升级,既是社会发展的需求,也是人类追求美好生活的需求,同时也是企业发展的最大的机会。第三个“势”就是我们的政府。中国的政府比西方国家有更多的优势,所以政府在推动的事情,比如创新创业,政府就会有大量的政策、资源来推动,就像今天我们谈的这个“北有中关村,南有马栏山”,省委书记他也会去推动这个事情,我们跟着政府走,办事就会顺畅得多。对于“北有中关村,南有马栏山”,我觉得这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项目,而是代表一种顺势而为的理念,代表省委书记对湖南发展的一个战略高度,同时也代表湖南企业的一种战略资源和战略机会。当然,家豪书记讲的马栏山是一个泛概念的,是构建一个产业结构,而不是某一个固定的地点。


记者:湖南的民营企业有很多,对于民企的未来您有什么建议?



傅总:互联网的颠覆在哪?过去传统企业就是为了赚钱,而未来互联网企业是赚信用!如果我们仅仅停留在资本的增值,简单的赚钱,那么主动去进行互联网改造的难度就大。传统企业已经习惯于过去的赚钱方式,但我们如果是在赚取信用,特别是在赚取我们赋予社会的一种能力,那么我们的发展空间就会更大。所以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可能在这方面会把握得更准一点,他们更关注什么样的服务能够更有价值,所以对于传统企业来说,怎样放弃既得的利益,怎样改变思维方式,怎样获得未来的资源,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记者:大汉集团未来的设想是成立多个大大买钢这样的类似公司吗?


傅总:未来3-5年,所有的传统企业都不会存在,所有的企业都会互联网化,就像现在的手机,几乎人人都在用,所以,未来,也没有哪个企业不会互联网化,要么就是成为互联网的平台型企业,你去为企业服务;要么你就是互联网平台上运行的企业,变成一个工匠。不断的去创造自我价值,服务于社会。这是未来的趋势,我们大汉也不例外,我们不会等待,我们会主动去改变自我,至于最终能够做几个互联网公司,那就要看我们能为社会创造多大的价值了。但是我们的初心是要把平台公司都做好。至于能做好几个,就尽我们的努力了。


记者:那么也就是说,您现在是一个企业的职业管理者,慢慢会转变成一个类似于统治人家的角色?


傅总:这个准确来说应该是转向为“三保”。从一个资本人转向为一个服务人,不是一个统治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统治谁。


记者:您说的做保姆角色,也就是和在家里一样吗?


傅总:对啊。我们过去可能都喜欢当老大,当资本管理者,当权威,但是未来,我认为没有谁愿意服从你的权威,未来是看你的服务能力。所以我的转型就是从资本者转变成服务者,不断的让自己去构建服务的能力,来满足他人的需求。


记者:您前段写了一篇《中年摆渡人》的文章,从一个事业和家庭舵手的角色,讲如何摆好渡,让更多的人过河,引起了很大反响,您能讲讲吗?


傅总:2015年、2016年,中国的民营企业都很艰难,大汉也一样,在这个时候,我们每个人最重要的是要战胜自我,精神支柱很重要。16年有三个女人对我产生了重大的作用。一个是我老婆。老婆一直很支持我,去年中秋节的时候,回邵阳老家,当晚没有月亮,八月十五没有月亮我老婆觉得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其实她更多的想到16年的艰难。我就宽慰她,开玩笑说:月亮半小时后就会出来。没想到月亮真的在半小时后出来了。当时比较有感触,就在车上作了一首诗《我在路上》,我老婆看了很高兴。后来这首诗对我们的员工也都有很大的激励。第二个女人是邵阳绥宁当地的一个歌手,叫阿苗千千,当时大汉在绥宁做了一个项目,她想在我们项目里面做一个苗族服饰展览馆。她连夜坐了几个小时的车赶过来见我,这件事很感动我。我为她的展馆提供了很大的支持,也特地为她创作了一首《苗汉情歌》,歌词讲的是一个苗族姑娘怎么样用歌声鼓励一个汉族青年,在贫困县创造一个新城,创造一种美好生活。第三个女人就是我女儿。她在今年大年初二的送我一本书《摆渡人》,我看了之后很受启发,我们是别人的摆渡人,我们中年人离角色最近,离自我最远。对父母、对孩子、对员工等,不断的在扮演不同的角色。同时我也觉得每一个人都是摆渡人。所以写了《中年摆渡人》。


16年的这三件文艺作品,其实也反映了大汉和我在2016年的心路历程,反映了大汉如何度过困境,如何从传统企业向互联网企业转型的过程。